茹兔子

一个理想主义的偏执狂患者
微博@茹兔子

视他人之疑目如盏盏鬼火,大胆去走你的夜路。

史铁生 《病隙碎笔》 ​​​


什么时候才能写自己想写的

我才是真的成长了

第一次【雅马哈】

校园没了……但是

走出校园了!我又回来了!

这一次是第一次,什么第一次呢,嘿嘿嘿。

p.s后面小车车明天会有 先吊一点小小的胃口 今天写的很少🤣


白志勇外出实习了,大四的事情真的多,他就无暇顾及还在学校的景雅了。 

这时候两个人都有了手机,手机当时还是小灵通步步高流行的时期,小巧的手机塞在白志勇的大手里,怎么看怎么不协调。 

他尤其喜欢在半夜起来在外面透气,因为在这个时间他可以放松心情。 

他小声逗逗话筒那边的景雅,他只听见景雅笑的咯咯声,笑完还问了老白一大堆公司的事。 

白志勇总是说别担心,哥们儿是什么人啊,什么事抗不过去,太累了烦了大不了回去找你。 

 

景雅自言自语道,那就回来找我吧。 

白志勇问她,是不是想我了。还沾沾自喜了一夜。 

 

白志勇在那个公司里认识了老朱,说起来他们俩认识也许久了,经常出去参加什么应酬,每天都醉的稀烂,反正白志勇受够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形式主义。 

 

直到,景雅毕业一段时间了。 

深圳,这个城市,藏着他们俩的梦。 

白志勇是个无后主义者,他扬称不喜欢孩子。 

他们俩一开始还真没有想过结婚,两个人的思维超前,就是想恋爱一辈子,保质期就是一辈子。 

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事,没有那么复杂,童年的遭遇让两个人对婚姻还是惧怕。 

 

可景雅和白志勇也不是柏拉图爱好者。 

无后,并不代表无性。 

旁人眼里的艳羡情侣谈了n年,还没有睡过,确实让很多他们的同事心生误解。 

景雅知道白志勇心性其实就是小孩,他热热闹闹的喜欢黏人,却不是一个懂得再迈进一步的人。 

 

进步的思维,让景雅鼓起勇气问白志勇。 

白志勇依旧逗比,“你想我就给呗,有什么难的,就几个元素,酒店,你,我,够了。” 

景雅斜着眼看着白志勇,“其实还有一个新鲜事物,安全tao。” 

白志勇哈哈的笑出来,“全了,那开始规划吧。” 

景雅嘲笑他不懂浪漫,这要看氛围再行事。 

 

终于在一个深秋的下午。 

他们定了一个小酒店,设施也不太全,但在深圳当时也算是”贵族”酒店了。 

两个人工作都很好,景雅的翻译天赋,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普通话。 

白志勇喜欢听她讲话,吐字清晰,一字一句在他耳边说话,如清风明月一般。 

他有时候也幻想,她会不会在那个时刻说出的我爱你,说的都是这么字正腔圆,或者是柔情万千。 

 

就是为了两个人第一次的良好体验,在前台,白志勇和景雅连递身份证都过分尴尬,白志勇压着黑色帽檐,景雅围着有质感的丝巾,下半张脸都塞在里面,耳廓都是红通通的。 

白志勇转脸看,有些小得意,勾着唇角乐的偷偷笑着。 

随后就特别大胆的握住景雅的手,紧紧攥着,他在前面拉她,她在后面望着他宽厚踏实的肩背,走进他们定的房间,这一路不长,就好像走过了半生。 

 

景雅感觉自己好像更喜欢他了。 

 

经验严重不足,景雅和白志勇洗完澡后就呆呆坐在床头,景雅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。 

 她仰头看白志勇,笑道:“和你在一起有七八年了吧,你想和我有个家吗?” 

白志勇有点小心翼翼的搂住她的腰,下了很大的勇气,他喉结轻轻的滚动,梗着脖子,不敢看景雅。 

 

他嗯了一声,“我们一起努力赚钱买房子。” 

景雅一下子从他肩膀上起来,面对面看他的脸。 

白志勇与她对视了一会儿,然后避开了,再一抬头,白志勇挑着眼角,逗她道:“主要我努力赚钱!你想买啥就买啥,不用有负担。” 

 

景雅很嫌弃,说:“什么呀,我不是说这事。我们俩有必要在这么一个花好月圆的晚上讲这严肃的事情,我又不是逼迫你。” 

白志勇上去牵她手腕,“你这就说的不对了吧,我都是自愿的,你没有任何逼迫的成分。还有,你得让我做一些心理建设吧,现在我觉得轻松很多了,我能下嘴了。” 

 

景雅装作愤愤,说了一声讨厌。 

景雅慢慢靠近白志勇的脸,这张脸还是瘦削狭长的,眼睛微微有些桃花眼,鼻尖侧面看翘尖尖,正面看却是刀刻一般。 

白志勇眼中的景雅,从来就是白白净净的,短发也是利落,打理的也相当俏皮可爱,眼睛里都是甜蜜的少女感。 

当然现在她眼睛里都是他的倒影。 

 

她一直靠近,白志勇就一直心跳。 

景雅摸着他的脖子,轻碰脸颊和耳垂,他不由得咽了口口水。 

白志勇受不了她的抚摸和她的眼神,心中填满了炙热,就咬咬牙,将嘴唇轻碰她温温的薄唇。 

白志勇右手搂住她的腰,往自己身上一拉,景雅的胸全部都贴在他的胸腔前。 

连呼吸声两个人都同时进行,同时感受。 

 

景雅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,还是吓了一跳。 

相互看了一眼,”表演”好像早了,都面红耳赤的。 

景雅推开他的肩膀,“等会儿。我先缓缓。” 

白志勇低着头,却抬着无辜的眼睛,有种狗勾的神态,希望他的主人能够再贴近他一些,给他再多点的爱。 

 

“你今天喝酒了吗?” 

“昨天喝了。” 

“之后少喝。对身体不好。” 

“哥们儿还会身体不好?我最好的就是身体,不用担心,我会伺候好你的。” 

“白志勇,你不要脸。主要是对我……” 

“…………懂了,喝多就不行,我明白。” 

“哈哈哈,你总是这么直接…行了,我心情好了很多了。” 

两个人说笑了一段时间,其实说容易也是容易,说不容易呢,也是属于两个人的秘密,有点难以进行下去。 

这氛围呢,谁不尴尬。 

 

景雅慢慢的躺在枕头上,侧过脸看白志勇,说:“躺下来,慢慢聊。” 

她的声音百般抚慰人心。 

“景雅,你说,我们能坚持下去吗?身边好多同学他们都分手了。”白志勇瞅着景雅,表面混不吝。 

白志勇从上往下看着景雅的脸庞,手臂支撑着身体。 

“这得看你!” 

景雅的回答十分干脆。 

 

白志勇很欣赏景雅的一点就是,无论什么情况,她都能保持冷静知性。就是这样,他才能肆无忌惮的耍着他的狗脾气。 

就是惯的。 

 

白志勇摸着她的肩膀,用大拇指捻着她娇嫩滑润的皮肤。 

他忽而轻轻一笑,有些肆意的吻着她的脸颊。 

忽而吻着她的颧骨,忽而吻着她的脸的弧线,忽而轻轻吻了她的耳垂。 

 

景雅用嘴唇迎合白志勇的亲吻,他与她呼吸与呼吸的缠绵,舌与唇不断交涉。 

宛如进入塌方的禁区,玫瑰与百合的根茎相连。 

呼吸,吸气,我已全身心的属于你。 

 

 

“好了。”景雅轻轻推开他,嘴角勾着。 

白志勇挑着双眉,似笑非笑的看着景雅。 

“橙汁儿。喝吗?” 

景雅疑惑的嗯了一声。 

这个时刻,谁都会想歪。 

 

好家伙,白志勇真从后面变出来一盒橙汁。 

真他妈不知道他从哪里变出来的,见了鬼了。 

景雅有点无奈的看着白志勇。 

 

“别用这种眼神看我,我是怕你渴。接下来可能会…渴。” 

最后几个字说的意味深长。 

嘿,真够热闹的。这白志勇还有这种心思。 

 

景雅一下推倒他在床上,白志勇眼眶都快震出来了。 

白志勇明白了意图,轻轻解开她的衬衫纽扣,每解开一颗,他都抬头看景雅的表情。


——后续车明天见😜【别打我


失忆的金鱼(5)【雅马哈】

窗外阳光撒在床上。 

景雅微睁眼,发现了旁边一直打哈欠的白志勇,耷拉着脑袋盘着腿坐在床边上,大手里还攥着红盒子。 

景雅轻悄悄的起来,耍了个小心思,用指尖戳了戳他的膝盖。 

白志勇捂了捂脸,“你醒了?” 

“啊?你醒了!”白志勇一下子滑到地上去,头发乱糟糟的,急忙忙地单膝下跪,把红盒子打开,两个亮晶晶的戒指整整齐齐的摆在盒子里。 

白志勇挤了挤眼睛,困意依旧,十分滑稽。 

 

景雅咬着唇,低头笑着。 

“一早上就有暴击…你看你这个样子,好丑啊!” 

景雅面上嫌弃,但是嘴角的笑容都没有掉下来。 

 

白志勇挤着眉头,眼中微有怒色,“你打击我,没事,哥们儿不在乎!把你手拿过来,快!” 

白志勇的手伸过来,举在景雅的胸前,景雅低头可见。 

 

景雅撇过去头,头发遮着她的侧脸,假装不看他。 

嘴上挂着笑,眼眶红红的,她轻轻吸鼻子。 

就如从前,傲娇的我和你。 

 

景雅把纤细的小手放在他布满青筋的的大手上,她轻轻的捏着他的虎口,白志勇下巴抖着,一直在忍眼泪,轻呼气。 

他微笑着把戒指戴到她的无名指里,不大不小,还是刚刚好。 

景雅看着戒指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上,她蹙着眉,回想着往事,脑海里涌的是和老白的过往。 

爱啊,本来就是爱与恨交缠。 

 

景雅淡淡的说:“虽然与你的过往,并不是时常快乐,可是,我可以确定,没有你的那一天,我定然不会快乐。” 

白志勇揉揉眼睛,“胡说八道些什么呢?别说这种矫情话了!我怕等会儿孩子被你酸的要蹦出来了!” 

“你讨不讨厌!”景雅撒娇道。 

嗯,小雅还是当年的小姑娘,我的小姑娘。 

 

白志勇和景雅就这样对视,仿佛就可以一直看着对方从现在一直到白头。 

走到今天,不算尽头,只是开始。 

一切来的刚刚好。 

 

“这本我必须得藏起来,你再也找不到!”白志勇伸头探到景雅脸前,再进一点,白志勇就要亲上去了。 

景雅看着这个新本,“你说我们俩是不是有些滑稽啊。” 

白志勇撇着嘴,“no,你看其实哥们儿也是老了不少的,褶子一堆了!” 

他偏了偏头,看了看她的照片,“凭什么,你还是这么好看啊。” 

 

景雅用手背遮着嘴笑,“我不老啊!依旧年轻,你说我怎么能再看上你这个老东西啊。” 

白志勇瞪着大眼睛,“算了,吸气呼气,我不生气,我怕你再把我搞丢了…” 

景雅伸过去手,轻握他温暖的大手,“这样呢?” 

白志勇反握回去,紧紧攥着景雅的软糯的手。 

 

”吃饭,吃饭!老婆你到底吹完头发了没有?再不吃饭我儿子要饿了,饭也要凉了!” 

白志勇带着狗狗围裙,把盘子端过来。 

他跑到浴室,景雅正在用吹风机吹头发,傻傻梳着头发的样子,让白志勇萌生爱意。 

 

如从前,她的头发滴答滴答掉水的样子一样。 

当时她维护自己,到现在,白志勇只想维护她。 

只有她,景雅。 

 

他从背后抱住景雅的腰,他轻轻摸着她的肚子,把头搁在她的肩上,“我爱你,景雅。” 

景雅微微脸红,道:“你怎么了?好肉麻,嘶~” 

“以前和你过的,下半生依旧和你过,真的恍惚之间,觉得我们俩从来没有分开过。” 

白志勇轻嗅着她的发香,唇轻碰着她的侧颈。 

清香间,他不自觉吐露出心声。 

 

景雅把手伸向身后,揉揉他的头发,就像揉一个乖乖呆着自己身上的毛团狗。 

“那就当做没有分开过吧!但是!”景雅推开白志勇。 

白志勇一下子呆住,“但是?什么?” 

景雅转过身去:“小心我吹风机电到你,离远一点。” 

 

白志勇哦了一声,又拍了拍头。 

“你看你,又迷惑我,吹完吃饭!让我亲亲亲,我的宝贝儿子。” 

“停停停,你怎么知道是儿子?” 

“我说什么就是什么!” 

“不行,我说是女儿。” 

白志勇拍着她的双肩,“大姐!不管男的女的,别跟我斗嘴了,让我摸摸,我的宝贝,我这可是我辛苦半年造出来的。” 

 

白志勇摸了摸肚子,一股父爱的气息让景雅重新认识了这个男人。 

虽然他还是一堆毛病,又傻又呆。 

可是,这时的老白,闪闪发光。 

如星辰,如大海,如山脉,围绕着她,她不再是孤岛。 

 

不就是求着这个吗,一个关心,一个真正的爱,一个孩子气却有着责任心的白志勇。 

景雅双手抱着他的腰,把自己的全部贴在他身上,全身心,放下所有的,投入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个人。 

 

就如最初的那个拥抱。便宜你了,景雅,从你开始,到你结束。 

白志勇孩子气的心里默默想。 

 

TBC 

全篇完 

 

【什么时候你脚步蹒跚,也需要我站在原地等候,而回忆却永远不会生锈,我仍记得你牵着我的手…】——分享小时姑娘的单曲《如初(Piano Version) (电视剧《如果岁月可回头》插曲)》: https://music.163.com/song/1316309873/?userid=507582793 (来自@网易云音乐) 


啦啦啦,到此为止吧,我相信景雅和白志勇之后的故事肯定还有很多很多,不完美的完美,愿所有失而复得都是虚惊一场🌈

愿我们都是失忆的金鱼,丢下所谓的固执,拥抱爱自己的,你爱的人,勾勾手一辈子赖不掉❤️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失忆的金鱼(4)【雅马哈】

白志勇在那之后想了很多,请了几次假,朱老板问他去哪里玩了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也不喝酒,也不蹦迪,也不疯,就在湖边小屋旁看风景,心情好了很多。

他就再回去继续工作,虽然造次少了很多,但是心头一幕幕涌出的时候,总是很茫然,甚至很害怕。 

 

景雅和白志勇像恋人一般,每天傍晚白志勇开着车准时接景雅,做晚饭给景雅吃,晚上抱着景雅睡觉,势必把之前没有做到的事补回来。 

 

每当景雅睡着了,他就静悄悄看看她睡的如何,见她睡的安稳,眼睫毛乖乖的呆在脸颊上,白志勇内心就增添了些复杂。 

他就爬起来,走到客厅,坐在沙发上发呆,打开一瓶啤酒喝一半扔在桌子上,在黑暗里,他突然眼眶湿润,当他发现自己这种可笑行为时,他便自嘲笑笑,只咕咚咕咚吞了半瓶酒,就在沙发上睡了。 

 

在这段时间里,两个人也做了几次,白志勇越来越主动,没想到这老房子着火还挺疯狂。 

每次白志勇吻她拥她的时候,不瞒所有人,是挺有反应的,他也乐于吻她,拥她入怀,景雅如从前一般在沙发上躲在自己怀里说自己的事情,说今天同事和歪果仁的趣事。 

 

白志勇总是一声不吭,景雅用手肘戳他,问他为什么不说话,白志勇侧着脸不看景雅说:“别讲男同事故事。” 

景雅笑的不行,敲他盘着的大腿,抬着头问他:“吃醋了?” 

白志勇依旧甩了一个白眼,看着天花板说:“有你这样的人吗?趴我怀里占我便宜还要给我讲男同事的故事,嘿,我就奇怪了,他怎么这么多故事?” 

景雅倒在他怀里笑道:“你也可以讲你女同事的故事啊!” 

白志勇往下望着她清澈的眸子,嬉笑的模样,便勾唇角说:“我不愿意说,没意思!” 

 

景雅抬头,神态认真的问:“我说,白志勇,要是我怀孕了,你会开心吗?你会喜欢这个孩子吗?” 

白志勇敲着景雅的额头:“我想看看你脑壳里是不是都是水啊,我都痛痛快快的跟你造娃,还不能痛痛快快的养娃啊!你小瞧我啊!” 

趁他还沉浸于盲目自大的时刻,景雅轻吻上他的脸颊,白志勇显然吓了一跳,脖子发烫,差点在沙发上弹起来,“你要吓死我了,你也够痛快的啊!” 

景雅咯咯的笑着,缩进白志勇的怀里。 

 

渴望躺在你温暖掌心,感受你,拥抱亲吻你。 

有时是鱼,属于海;有时是人,属于你。 

都希望自己装作拥有七秒记忆,能再次拥你入怀抱,学会放弃所有常规公式,再重新解锁爱你的方式。 

景雅笑着,也必然曾经哭过,但这一刻是发自内心的笑着。 

 

电视里播放的是她收藏的爱情影片cd,男女主是初恋,男孩在雨中告白女孩,浑身都淋湿了都抱着女孩不放手,轻轻的蹭着女孩的额头并深情的吻着她的额头…… 

景雅一只手轻轻拭泪,另一只软软的小手攥着白志勇的小拇指,慢慢摩挲着他的指甲和指腹,像个撒娇的布偶猫,头毛往他怀里随意的蹭着… 

 

半个月后… 

傍晚时分的超市格外热闹,好多人都在抢晚上打折的蔬菜瓜果,白志勇推着车子挑着蔬菜,时不时拿起来打量打量。 

 

景雅跟在后面,神态略有些疲惫,穿着高跟鞋一天了,脚腕生疼。 

她盯着他的背影,在思考着是不是应该把测试的结果告诉他。 

她其实心里有矛盾,在家测就很容易让白志勇发现。她自然想给他惊喜,所以她就在公司里试了,没想到真的怀了,她抱着测试棒欣喜的满含热泪,拿出手机想跟白志勇说。 

 

点开通讯录,就把手机摁上了。 

还是在他面前亲口告诉他,亲眼看到他,亲耳让他听到吧! 

景雅上前挽住白志勇,“志勇,我脚腕有点疼,能不能快买完回家啊。” 

白志勇嗯了一声,把秤完的菜扔在小车子里,“那明天就别穿这么高跟的鞋,懂不懂事…” 

景雅气笑了:“你懂不懂事?别买酒了,回去!” 

说着就拉着白志勇往回走,白志勇被景雅激烈的反应惊道:“怎么了,这么急,赶去投胎啊…” 

 

景雅吐出小舌头,找了个人少的地方,附耳说:“没人投胎!是我和小东西都累了!” 

“哈?什么小东西,什么意思?” 

“说你傻你还真傻,刚刚很多人怕你听不见,我的意思是:我怀孕了。” 

 

白志勇一下子没缓过来,在超市里有种严重缺氧的错觉,差点没撅过去。 

“我有点懵,你再说一遍!” 

“过期不候,你听到了!” 

白志勇勾起嘴角,像抖起了鸡冠子,上前紧紧抱着景雅,倒拔垂杨柳一般把景雅抱着抬起来,双脚离地的景雅拍白志勇的肩膀,“这么多人呢,放我下来!” 

 

白志勇恨不得亲景雅一百口,在这里亲口,回去藏在家里猛劲亲。 

“我就是能干啊!”白志勇美滋滋道。 

“可算了吧,能干现在才有…”景雅忍不住掩面偷笑。 

白志勇皱着眉头,威胁说“你再这样,我就继续让你尝试一下什么叫能干!(😠)” 

 

景雅拉着白志勇,咬着唇角,悄悄摸摸笑着,让白志勇付了钱。 

回家路上,白志勇看着旁边副驾驶的景雅,乐滋滋的笑个不停,差点把刹车踩成了油门。 

霍,吓一跳,白志勇平复自己内心的亢奋。自己一定要小心,这是自己的孩子啊,不能…不能再伤害他们娘俩! 

 

“我想起来了,我们家还有大虾,奖励油焖大虾给小景儿…额哦…小景妈妈吃!”白志勇逗乐道。 

”白志勇,你有病吧,要不是开车,我早就打你了,瞧你这个德行!”景雅虽说骂着,嘴上还带着笑。 

 

炒油焖大虾的途中,景雅来看白志勇,一身简单到不行的黑t,黑裤,浓密的头发蓬松松的,像个刚起床的。 

景雅一下子有些恍惚,除了他戴着围裙,景雅感觉刚认识他的时候,他也是这个不修边幅的样子。 

甚至都不知道他什么偷学了刮胡子,偷学了做饭,偷学了说违心的骚话。 

她当时真的很爱他,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心疼,珍惜他,她一直觉得他不适合当老公,却是适合和她共度一生的人,毕竟,她这一辈子也只爱了他一个人。 

 

爱情,对于一个女人,就相当于沙漏,能拥有的机会越来越少,会逐渐流失;反过来,则重新一次的机会,会不会再重新失去呢? 

景雅不知,她也害怕,即使她已经看到了白志勇的变化,也怕迈出那一步,她在等,等眼前这个人重新跟她提婚姻… 

她把脸贴在白志勇的肩背上,他的肩背很硬很有安全感,景雅闭上了眼睛。 

 

白志勇喂了一声,“景雅,离远一点,小心油溅着你!听到了没,睡着了?” 

白志勇抖搂抖搂肩,景雅被他逗笑。 

“我来看看做的如何。” 

“哥们儿做的菜,您就放心!色香味俱全!”他用气声轻轻说:“保证你和宝宝都满意。” 

“你真的开始喜欢孩子了吗?”景雅下巴攀上他的肩头,抬头问他。 

白志勇嗯了一声,笑的极憨,“你放心,我们的孩子,我真的很喜欢。真的。” 

 

白志勇鲜有这么认真的回答,景雅还是忍不住眼眶湿润。 

她背对着白志勇擦了擦眼泪。 

 

睡前,景雅还在回味大虾的浓汁,没想到老白的厨艺了得啊,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。 

 

白志勇把灯一关,还是有点忍不住,虽然铺了两床被子,他还是滚到景雅被子里,窝在她的脖颈里闻头发和她身上的味道。 

景雅本以为白志勇想再一次和自己滚床单,就轻推着他的脸,轻声说不行。 

在黑暗里,双眼对视,她还是有些心动。 

 

“景雅,你觉得,我可以再成为你的丈夫吗?” 

白志勇一席话,让景雅停了下来。 

景雅心里小喷泉咕嘟咕嘟涌了上来,她有些激动,但平静了一下心态。 

景雅想打开床前灯,白志勇拉住她的手腕,“别,我怕开了灯,我说不了真心话。我想跟你说点真心的,小雅。” 

 

“我憋了好久了,本想准备好一个稿子,在一个重要的时刻说,但是我还是有些紧张,看到你我好紧张。”白志勇抿嘴笑笑。 

景雅咬着唇点头,轻轻笑道:“你说”。 

景雅黑暗里看着他的眼睛,眸子里闪烁的是坚定和真诚,她心安的听着。 

 

“景雅,对不起。这可能是我说过的第n次对不起,但是我还是觉得需要这么说。另外一个,我还希望你能看到我已经在努力成为你理想中丈夫的样子,不失掉自我的同时,学会更好的爱你。说实话我也不确定该怎么样,可是我真的好期待,你,我,孩子,三个人走在一起的样子,期待那样的幸福,那样的家。” 

 

白志勇手摸着她的额头,呆呆的盯着她的眼睛。 

虽然黑夜,靠近她的白志勇,发现她早已泪眼朦胧,他擦了擦她的眼泪。 

“我他妈是个混蛋。但是,请让我重新像你护着我一样再保护你,好吗?” 

“不愿意的话就算了,不用勉强自己。你有大好前程,有这么好的工作,还会找到更好的人……” 

白志勇发自内心的尊敬景雅的选择与爱,他知道这一步得有多难,他也倾听着她的回答。 

 

景雅抱着他的脖子,在他怀里轻声哭了起来,“不会。” 

景雅还是忍不住大哭起来,白志勇心疼到眼眶潮湿,贴着她的额头,他吻着。 

 

“我愿意…”景雅的哭腔一断一续,让白志勇皱起了眉头。 

“让我想想哈,上一次听到这句话是十年前!你说我怎么会这么瞎,现在又听了一遍…”白志勇抱着胸逗她笑。 

 

她的腿蹭着他的腿间,白志勇爱抚着她的头发,让她的眼泪就在他的肩膀上聚集成海,湿透了衣领。 

“别蹭我了,诶哟,睡吧,我怕我忍不住!”白志勇开玩笑着说,其实真的被景雅踢着蹭着很久,他也没办法说啥,就一直又哭又笑的忍着。 

 

景雅不出意料的噗嗤笑了,说着讨厌。 

 

白志勇舔吻了一下她的嘴唇和耳垂,放了她一马,静静的看她闭眼睡觉,真他妈想到死也这样该多好。 

 

白志勇摸景雅的小肚子就微微闭眼进入了梦乡。 

 

 

TBC 

bzy:球球您老人家别动不动诱惑我啊! 

jy:我又做什么了? 

bzy:睡觉的时候别总往我怀里钻,我怕宝宝被你和我挤到了。 

jy:无稽之谈,宝宝还是受精卵呢! 

 

失忆的金鱼(3)【雅马哈】

一觉醒来,白志勇觉得自己在天上睡,晕头转向,好像昨天坐了一晚上大摆锤。

怀中的小猫动了动,老白勉强睁开眼,眯着眼睛缝看景雅,显然她还在睡梦中,而且额前头发微微挡着眼,睡的香甜。

 

景雅越这样靠近自己,白志勇就越怕自己会伤害到她,尽管他表面还是各种不在乎嘴硬,内心早千疮百孔了。

他也在苦恼,自己什么时候才学会爱一个人。

推翻一张多骨诺米牌,将会有无数个排着队的多骨诺米牌倒下。

他想,是因为景雅,再爱上景雅的这一次,他要紧紧抓住那张牌,把爱的定义也重新改写。

 

这时景雅醒过来,侧脸在窗外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如此虚幻。白志勇想低头吻她的额头,见她微睁着眼,他内心挣扎了会儿,还是忍住了。

“景雅,醒了?”白志勇慵懒的叫出她的名字。

这一夜,他们仿佛从陌生人变回了情人。

 

景雅只是点头,微微打了个哈欠,“几点了,我要上班去。”她坐起来,盯了会儿白志勇“看我干什么,又不是没见过,把你后面的衣服给我拿过来,手机铃声还没有响吗?诶,你没有定铃声吗?”

这场景,景雅和白志勇都觉得熟悉到不行,甚至景雅看着还没动静的白志勇,居然笑了出来。

 

白志勇看着她怔了怔,看了眼桌子上手机,看了一眼,不到六点半,点了点头,“有,有定,我只是自然醒了,该起了。”接着傻憨憨的笑起来。

景雅穿完衣服,光着脚踩到地上,走到床前,往后抓了抓头发,往床上的人那边看去,硬挤了一个笑容,闭了下眼。

 

景雅想了很多话,闭眼是为了不让眼泪掉下去。

景雅微微睁眼,淡淡的说:“你昨天晚上睡前跟我说你找到新工作了,祝你这次工作顺利,不要总是跟人生气,跟人置气,但是如果实在呆不下去,就找其他的吧。”

 

白志勇看着娇小的身躯,突然涌出来一股保护欲,偏偏这个自己眼中的小姑娘,却始终维护着自己……

景雅接着看向自己,他分明看到了景雅眼眶红通通的。

“这几天在家里呆着,发现你喝酒少了,继续保持,少喝酒,少抽烟,保重身体。”

景雅神情自若,还是这么坦然。

可白志勇梗着脖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不知道是自己早上脑袋短路了,还是别的什么。

 

景雅往前迈了一步,白志勇的声音响了,咳了一声,“还早着,我给你做个早餐吧!”

景雅发自内心的笑了, 朝白志勇点了点头。

 

这顿早餐吃的很安静,昨晚的挑逗,冲动还有一股爱意都让此时两个人欣喜中带着尴尬。

欣喜的是两个人找到了对彼此的爱意,也把彼此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翻出来了;尴尬的是第二天的两个人依旧没有复婚。

想到这里,景雅笑了出来。

白志勇把煎蛋端过去,把一盒奶放在她面前。

“行了行了,还像搞的在偷情,还笑?吃完上班去吧,我也得收拾收拾。”

 

白志勇也翘着嘴角偷笑,“你看你,不跟我复婚也就算了,不会第二天就翻脸不认人吧!”

景雅歪着头看白志勇,“那就复呗。”

白志勇黑人问号脸,挤着眉头看景雅的脸,靠近她的脸想仔细观察观察现在是不是真景雅,手背试了试她的额头。

景雅抓下他的手腕,“行了,我没有发烧,但是,你得多表现表现,要是这段时间表现不好,我才不和你复婚呢。”

 

白志勇撇着嘴,嘿嘿的笑,“这才是我的景雅嘛,这么草率才不是你。”

“让你多表现,看你还挺高兴?”景雅疑惑的问。

“好事嘛。”白志勇把奶插上管,拽着景雅的手腕奉上奶盒,“再不喝,不是迟到的问题了,就是要下班的问题了。”

景雅拿着奶,“行,我走了啊,拜拜。”

 

景雅拿着包走了,白志勇又剩自己一个人了。

他发了会儿呆,拿着手机跟老朱恭维着打了一个电话,跟之前比语气平和了很多,夸了一顿老朱的英明神武,英明决定。

他从手下拿出来戒指,盯了一会儿,低头高兴的露着大白牙笑了很久………

 

白志勇回到公司,一进门就看到了老朱。

老朱一如既往的怼着白志勇,但是白志勇说话也没有肆意了,这搞的朱老板很奇怪,捏着他的肩问他怎么了,吃老鼠药了,怎么一声不吭。

白志勇笑了笑道“老朱啊,拿人家的手软,这都一年多了,经历了这么多,我是该懂事了。我觉得你说的对,我是个傻蛋。要不然我也不会到今天这步。”

 

老朱嘿嘿的笑起来说:“你小子,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不见兔子不撒鹰啊。”

“扯这些有的没的干嘛。搞的你很有文化似的!”白志勇闷闷不乐。

“回来就好,我可想你,都没人陪我出去酒屋喝酒了。”(小说里这段有说,cue一下)

“戒了,你自己喝去吧!”白志勇表情依旧拽,做个高管也挺好的,至少咱也是高级白领!

好马就愿意吃回头草!管他娘的爱谁谁!

 

景雅刚下班,和一群老外say拜之后,发现了在楼梯口的白志勇,低着头,踢着不知道什么东西。

“诶,你怎么在这?不会又是被开除了吧!”景雅一副看戏的样子。

“嘿,你怎么不盼我点好,我以前每次都比你下班早,所以都是我做饭,你忘了啊,小景儿同志。”白志勇嫌弃到不行,扭曲着脸看景雅。

 

“行了,不逗你了,来接我的?”景雅笑的灿烂,亮着眼睛十分期待的等着他的问答。

“当然,我接我老婆回家有什么不对!”白志勇理直气壮的掐着自己的腰,当然,也没有腰可说…

景雅一记眼刀,“说什么呢,别在这里说,快出去。”

白志勇撇着嘴,“不行,就要像以前一样,牵我的手。”

景雅无奈的笑起来,露出生气傲娇小猫似的表情,自己往前走了。

边走边控制不住的咬着唇笑。

 

白志勇冲上去,拉住她的手,一句话不说,就扯着景雅往前走。

“你干嘛啊,这么多人…”

“买菜,吃饭,秀恩爱。哥们儿就这么做了,谁也拦不住我,你也拦不住。”

景雅笑笑,看着前面人的背影,原来他还是那个人啊,幸好还是他。

 

TBC

bzy:我一定继续努力,你一定会有孩子的!

jy:你现在倒不是不情不愿了,是非要缠着我了…

bzy:切,我愿意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每次一写剧情就感觉自己在写意识流小说 

我真的不知道写什么剧情下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遇到瓶颈了🙄

失忆的金鱼(2)【雅马哈】

要啥自行车啊

家里有矿啊😉

先赶上一段
景雅像个小棉球一样塞在白志勇的怀里。 

心跳声,一,二,三,扑通扑通的响着,接着白志勇咽了下口水。 

“景雅,你这样就不太好了吧,这不是逼良为娼吗?”白志勇把手轻轻放在景雅后背突出的蝴蝶骨上。 

衣服轻薄的很,就算是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景雅身上热乎乎的,暖洋洋的。 

“你还有良的时候啊?”景雅翘着嘴角看他。 

 

“诶,你再这样,哥们儿就要下嘴了啊!”白志勇看起来十分慌张,眼神不住的乱瞟。 

“好像搞得你刚才没有下嘴一样…”景雅抬眼望着白志勇的眼眸,白志勇也正好注视着她。 

”………” 

“………” 

 

“嗯?想什么呢?”白志勇被这瞬间沉默搞的有些尴尬,吐出一句问句。 

“想你…你在想什么。”景雅靠着他的肩膀,把手放在他的另一只肩膀内侧,轻轻按压着。 

景雅撩人的姿态,搞的白志勇莫名慌张。 

 

景雅觉得那些爱和喜欢的说法都是瞎说。 

什么……喜欢是放肆,爱是克制。 

狗屁! 

你如果爱一个人,你能克制住吗? 

 

景雅瞧着白志勇的眼睛:”说说,都是多大人了,这些风流韵事都不懂吗?不会你还有心理障碍吧?” 

 

白志勇一个白眼,道:“没有!我正常的很!” 

景雅神圣的捧着他的脸,吐字清晰道:“白志勇,我希望你帮我脱衣服。” 

“哥们儿就爱脱衣服!”白志勇笑嘻嘻的贫。 

景雅噗嗤笑出来,就把整个身子都靠在他胸上。 

 

白志勇把手放在衣服外面的,顺着弯曲的脊背流下,到腰部就把大手挪了进去,肌肤光滑细腻的触感与男人手掌手心粗糙而温柔踏实的触感结合。 

白志勇手心摩挲她的肌肤触犯到了景雅脊背处小小的神经,没多久景雅就想立刻软成一朵云,接着化成一场雨,去淋湿爱人的肌肤。 

不过,不幸的是,景雅先淋湿了自己。 

 

景雅抬着头,眼睛湿漉漉的,眼睫毛上也亮晶晶的,也湿过了。 

不管景雅再强大独立,碰到他,就感觉情绪总是翻涌而上,不是依赖成瘾,而是放不下。 

“怎么又哭了,别哭,是哪里疼吗?”白志勇有点着急的问着。 

很多事堵在心里,很复杂,但是结果也很肯定,他就是想让她笑着和自己上床,而不是现在这样。 

白志勇擦干景雅的眼角,“笑,笑的勾人些,哥们儿就加快速度,绝对有效率!” 

“…………” 

 

景雅没有说话,白志勇就拼命想法子,改变现在的氛围,景雅喜欢什么? 

白志勇脑子乱七八糟,咬了下自己的唇角,扬起了笑容,眼睛旁边笑出了褶皱。 

 

“你不说话,我就……我就嘬你……你的锁骨了!哇哦的咬你!”白志勇像个不正经的哈士奇,瞪着眼睛威胁起来。 

“你怎么这么好笑啊。白大哥我觉得我是被你气哭的,你要做就赶紧做,别磨蹭!”景雅终于还是笑了,双手掐着白志勇宽厚的肩膀。 

 

“别磨蹭?暗示我不要磨磨,蹭蹭,直接进?”白志勇这番话可真是闻所未闻,景雅一下子耳根子红了。 

“你从哪里学的这番骚话?” 

“现编的,有才吧!为了让我们俩都放开点!” 


后面见评论链接👇

微博上的小景老白kswl

还有心理医生叔叔

失忆的金鱼【雅马哈】

校园文写了五章有点腻了 

把结局续写吧😄 

还没生娃呢!!!!我还想让两只doi呢!! 

 

在白志勇怀里的景雅吸了吸鼻子,往天花板上看,让眼泪倒着流,她很想知道怀中紧紧抱住自己的白志勇心里怎么想的。 

时针拨的巨快,如果岁月流逝,一去不回头,我相信景雅和白志勇都想成为鱼缸里两只失忆的金鱼。 

说好了,尽量会做到,抱紧这几秒,从前的一切都忘掉。 

 

“诶,白志勇,扫把掉地上了。”景雅低头笑着说完就窝在白志勇颈窝里,窝在这熟悉的拥抱和味道里。 

她声音喑哑着,略微有些哭腔。 

白志勇喉结滚动了下,想说话却吞下。 

他轻轻的逗乐说:“我心还掉地上了呢。” 

景雅被白志勇逗笑了,掐着白志勇的腰,推开他,“真够肉麻。” 

 

说完把扫把把塞在白志勇手里,“继续扫地吧,千万别半途而废。” 

白志勇的嘴角微微垂下,眼里黯淡了许多。 

接着自嘲的笑了出来。 

“我知道了,你孩子的父亲应该还没换人!”白志勇架着扫把把就死盯着景雅那张精致的小脸。 

“真让你猜对了。”景雅笑的可爱,像个小猫吃到了心爱的小鱼干。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“小雅,你今天晚上想吃什么,你看我买了几个菜,菠菜,白菜,蘑菇,娃娃菜……不然我拿出我们几年前在商场里买的那个大圆锅吃火锅吧。” 

白志勇穿着狗狗围裙,略微有些滑稽,真是一副居家男人样。 

看来白志勇早熟悉了这种生活,还像几年前一样,每天问下班的景雅吃什么。 

白志勇就坐着,景雅托着脸看着摘菜的白志勇点了点头。 

 

“你不去英国,你领导不生气啊。” 

“回答几遍了,我不去,有别人去。” 

“那不行啊,多好的机会,比在国内的发展好吧,没准去了回来赚一大笔钱呢!” 

“………” 

“我的意思是,你就可以养我了!” 

 

景雅拍了一下白志勇的胳膊,“又贫!你自己挣钱去。” 

白志勇抬眼看了一眼景雅,就低头嬉笑着,仿佛回到了几年前打情骂俏的时候,那时候两个人就知道斗嘴,谁也不让谁。 

也不知道,如果,再也不能和景雅这样斗嘴了,自己会怎么孤独与崩溃。 

一想到这里,白志勇抽搐了一下嘴角。 

“不是啊,这不是已经有工作了吗,不然我就天天吃馒头咸菜面条了,你看哥们儿现在这菜多齐全。”白志勇故意逗景雅笑,狰狞着脸望着景雅。 

 

景雅把一只胳膊放到桌子上,慵懒的盯着白志勇,道: “今晚欢迎我住在这里吗?” 

白志勇手上摘菜停了下来,撇着嘴说:“不是吧,这么快就准备继续造娃了。” 

说完白志勇却心里默默美起来,桌下两只腿搭在一起,看来很期待景雅的反应。 

 

“当然…不是。白大哥,你想多了,我就是吃个饭住个宿。”景雅拿了几个菌类掰开,眸子里却藏着眼前人。 

“啧啧啧,冠冕堂皇的理由。我就勉为其难的信了。” 

信了你的邪! 

白志勇还是有点小失望,他以为景雅会说出来的。他想了想那也不像景雅的风格,就迅速坦然了。 

 

火锅吃完,白志勇盘腿坐在沙发上,拿起遥控器刚打开,就望了望一本正经坐在旁边景雅。 

他把遥控器递过去,“有想看的吗?” 

景雅摇头,“你是现在为数不多的忠实的cctv5爱好者。” 

“是啊,年轻人都玩手机,玩手机多好啊。我们当时认识的时候手机才刚流行。不过,用电视看球赛可爽。”白志勇仰着头,瞥了一眼景雅。 

 

“怎么一本正经的,这是我们家,搞的好像进狼窝了一样。”白志勇转头看景雅的侧脸,不自觉的笑了起来。 

白志勇还在草痴,按霸道总裁的话就是:这个女人该死的甜美。 

 

他要有尾巴,早就摇的根本停不下来了。 

 

“我看就是进了狼窝了,出不去的那种。”景雅挪着身子靠近白志勇,一脸温柔注视着白志勇的眼睛。 

白志勇不好意思的挠挠脖子。 

随后伸手捧着景雅的脸颊,用拇指摩挲她柔软细嫩的皮肤。 

 

景雅也觉得这种氛围很奇妙,前几次上床好像仅仅为了任务,气氛不怎么和谐,甚至有点尴尬。而这次白志勇摸着她的脸,她心里涌出了一阵翻江倒海的温柔与情欲。 

像离江的鱼,像远空的鸥,像深处的鲸,呼吸都成了难事。 

吻上去,还是等着他吻下来? 

 

他吻下来的速度比她想象的快,一下子打断了景雅的思路。 

直至景雅无法呼吸,轻轻推开他的胸,就停下来喘气。 

 

“白志勇,你怎么了?”景雅挑逗似的笑着说。 

“没有,就是想掠夺一下美色了。”白志勇耳根微发红,依然俯下身子用气声在她耳边说话。 

“切,有本事再主动一点!多作势,不做事!”景雅坏笑着。 

 

景雅?她想干嘛? 

白志勇皱着眉注视景雅,也没有看出什么鬼来。 

“哈?这么快就又想通了?老子不干!”白志勇抱着胸,装作不情愿的样子。 

“随你!”景雅说完就把身体塞满了白志勇的胸膛。 

 

………… 

 

TBC 

bzy:你不就诱惑我吗?我不答应! 

jy:是你先亲的我。 

(扑倒) 

…… 

bzy:能不能再来一遍! 

本围观群众:咦?